文学作品(散文)

《何梦不思量,此情自难忘》 缪金秀 11 文学

作者:发布时间:15-07-14 15:13:56来源: 浏览次数: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徐再思《折桂令》

“多情自古伤离别”,多少人匆匆而来,多少人匆匆而别。苍凉纷扰的人间岁月里,从来都不缺故事上演。在雨意氤氲的江南,跌入回忆的深井,在往事里一遍遍追寻,一次次撕扯

翻读着林徽因的《记忆》,不免感到空气里,也有一种深婉,在低低流转,是啊,“记忆的梗上,谁不有,两三朵聘婷,披着情绪的花,无名的展
开……”。时间很远,时间很近……永别了!我最爱的人!晚上接起电话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心是在一个瞬间变疼的,那些记忆像旷野里洁白的闪电,在被它击中的时候,全身从脚底到发梢阵阵发凉,接着,麻木躯体的某处发生永久的碎裂。

记忆由沉睡中醒来,穿越时光的隧道,恍然若失而不知今昔何年。“这几天心不在焉的,尤其今天感觉怪怪的,很不是滋味。早上10 点过,你离开了我们,我知道这一刻会到来,甚至也估计就是这几天了。可我从来没想过该如何来面对这一刻,手拿着电话发麻,脚也不停颤抖,那句话一直在我的大脑里旋转,好空好空,不想去反应过来,不想。时间很远时间很近,一周多以前我去看你,哪曾想到这短短得几天你竟然已承受着那般痛楚……我有太多太多话想对你说,不知何时起你意识就不大清楚,每次去看你都只能简单的对话。今天,你还好吗?这几天,你一定好痛好痛吧……我清晰记得我返校前去看你,你说暑假一定要回来看你,我们约定好你等我回来。那时我不想走,想多看你几眼,再和你多说几句话,因为我不知道那会不会是最后的别离。总之,我的心很纠缠,由于要去赶火车,还是狠心地转身

走了。回到杭州的这星期,我感觉异常疲惫,莫名的烦躁。不知道真到那一刻我会怎样去面对,又会是多久才能走得出情绪。我没有想到,就一周!一周,你竟已受着那般折磨,那个场景,你的样子,我努力去想却又害怕去想。你负约了……”这是我2014 3 8 号那天日记里的一些心情。

我对扎西拉姆• 多多的《当你途径我的盛放》里这段话颇有感触:“最近,感觉像是被泡在了一碗浓汤里。被一些看似丰盛的东西包围着,推搡着,同时又牵扯着。这些东西来自内在也来自外在,并且在相互影响之下增生,无关好坏,只关乎觉察。”跪在灵堂前沉默了许久…再回首,恍然如梦……这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有人会说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或许在爱情的国度里是这样的认为。而我却觉得,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生死离别。生与死之间,横亘着不可逾越的沟壑。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我沉浸在思维的混乱中,无法自拔。多么期望自己是个精通法术的菩萨,或是像孙悟空那样能去修改生死簿,这样我就能够紧紧抓住你的手,别走,别走,别走。

任何伤痛的背后,都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力量,最终化为一种没有言语的寂静。这是一段迷茫而不知所措的日子,我的脑海里不时地浮现出你,你的样子,你的声音,你的温度,甚至你的呼吸声……你辛苦操劳了那么多年,却还要受尽各种折磨直至离开。多少年了,还记得你摸着我说想看看我长大的样子……如今,此时此刻,我的心好疼,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睡在你的旁边,哪怕再难受你都会握住我的手开导我,给我无限温暖。这是人间的四月天,可我的心却是如此的寒冷。如果你能看得见,如果……不!没有如果了……你还好吗?一个人躺在那深山之中还好吗?……

最是多情江南雨,窗外,雨一直下,那滴落的声音重重地打入我心里,虽是润暖人间天堂,但我心寂寥,如同整个叶落秋天。待夜半梦醒,那最初的温暖,早已变成血液里不胜悲楚的苍凉。静夜里,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情绪爬上心头,不是愤世嫉俗,不是恼羞成怒,而是一种平静的难过。但那难过,深入骨髓。也曾想过打个电话向好友倾诉,可终究没有按下那拨通键,只是自己徒然地咀嚼那份心绪而外的难过。这些年,或沉或浮,行走在四季的轮回里,默然悲伤、寂静欢喜。终于明白,有些路,只能自己一个人走。

睫毛再也承受不住泪球的重,轻轻碰到就会滴落。当一行泪不由地落下,才猛然意识到,自己一个人似乎快承受不起了。借用唐婉《钗头凤》的话就是:“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无论怎样,还是相信内心有阳光就还会有温暖。时光的河入海流,没有哪个港口,是永远的停留,或许,人生就是这样。冰凉的感受伴随着酸涩的泪水缓慢的蒸发,压抑在心里只能让自己痛苦。有时想想,即便现实如此,其实也不必总是把自己与苦痛挣扎的字眼联系到一起,不必向任何一个人去说起。生活总有荒凉的时候,但看透了之后,一步步再往前走,人生,会一点点温暖起来。我知道,一切终会过去的。异乡客,漂泊的灵魂。循着生活的脚印,定格温暖的回忆,然后让它们慢慢变得陈旧而安静,搁浅在岁月低处,落上尘埃,冷暖自知。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时间没有忘记带我们走,可是,总有人固执地停留。我在暖玉生烟的缥缈中回望,一种思念,经久绵长,在城市繁华的喧嚣里,让人生生地断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