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小说)

《夏晓森成长记》 范文静 13汉语言文学

作者:发布时间:15-07-14 14:57:50来源: 浏览次数:

人总是在始料未及的时光里特别怀旧,特别用心,因为那时心是火热的,血是沸腾的,憧憬是美好的。穿过世间冷暖,走过繁华荒凉,或喜或悲,都将成为此生最珍贵的回忆和财富,回头望时,这一路走来的脚步无论轻重缓急,都稳妥踏实,一直向前,不曾退缩。

                                              ---------题记

晓森在田埂上一起玩到大,很多不愿意或者不好意思和大人讲的话,他都愿意和桔子相互交流,两个小孩子躺在田地埂上头抵头的说着,小大人儿一样。小的时候,院子很大,农村家家户户都喜欢在自家院里垒个小园子大概半人高,一间房那么大,放进去一两个猪娃,养几个月好卖钱供家庭开销。到了冬天,大人在小院子里铺上点麦秸秆给猪驱寒,家里的小孩子有调皮的,跑到胡同里叫上几个同伙,拿着大人自制的玩具弹弓挨家逛,看谁家园子里的猪睡得舒服,瞄准猪的眼睛就打,猪娃冷不丁的被打,在猪圈里叫着跳圈儿,大人觉得小孩子玩玩的,也不去理会。桔子晓森也经常混在他们中间,晓森年龄最个子却很小,胆小小,他不敢打,被打的猪长嚎一声,在他耳朵里就变成了狼嚎,正啃着的烙油饼被他一灵扔的不知去向。那个时候一样大的孩子们都爱笑他,桔子也不叫他晓森哥,而是直接叫他夏晓森。直到有一天,孩子们拉着晓森让他打弹弓,晓森说猪会疼的,拿着弹弓的手抖来抖去不敢打,一个大个子的孩子一把推开他,“嗙”的一下,几个孩子吓傻了,猪猛地嚎叫把坐在堂屋门口纳鞋底儿的女主人吓的针线筐都打翻了,过去一看,这还得了,猪的一只眼睛被打出血了,女主人气不打一处来,她怒气冲冲提着那孩子的后衣领站在街上一字一句的把孩子爸妈骂出来了。从那次事件以后大人们不让自家的孩子弹弓见到晓森都躲着不和他一起玩,仿佛打坏猪眼睛的是他。玩大战游戏没有孩子愿意有他一组,只有桔子才会和他组成二人组去对抗另一庞大的队伍,尽管每次都惨败而归,但是晓森却很开心,桔子问他,他说他被“打”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第二年春天的时候,邻居家卖猪,那只猪顶着一只被打瞎掉的眼睛嚎叫着,试图挣脱绳子的捆绑,就像晓森想挣脱小伙伴的嘲笑一样。不仅嘲笑他胆小,还有贫穷。那个时候农村普遍都穷,而晓森家除了能吃饱饭,家里几乎拿不出像样的东西来。一年春天,晓森爸爸忽然患上了腰间盘突出,晓森妈妈本是个不动声色的女人,干净爱美,自从晓森爸爸得病,她像变了一个人,头发乱糟糟,后来干脆剪了很短的头发,家里也顾不得收拾,经常啃着馒头扭扭捏捏的四处借钱,四处求医,晓森爸爸却未见任何好转。拉着躺在架子车上的晓森爸爸到县城医院时已是华灯初上,医院说让动手术,但是手术成功几率不大,而巨额的手术费更是可望而不可及,晓森妈妈心痛的背起已骨瘦如柴的晓森爸爸躺回到架子车上,拉着他穿过熙熙攘攘的大街,靠路边放好车子,坐在旁边,和晓森爸爸说:“都没来过这里几次呢,晚上原来这么好看,等你病好了,我们也过来逛逛”,也许是痛苦来得太尖锐,戳破了晓森妈妈活焕的内心,也许是痛苦来的太缓慢,缠绕着晓森妈妈柔软的血脉。有时候,看着你受苦的人,比受痛苦的人内心更加煎熬,因为看不到希望,因为心里变的荒芜。说完那句话,晓森妈妈便呜呜的哭起来,泪眼模糊了华灯初上的县城,也模糊了晓森爸爸绝望的脸。

自打从县城回来,晓森爸妈本来都放弃了希望,懂事的晓森帮着妈妈照顾爸爸和妹妹,和妈妈一起干家里的农活。冬天的中午,阳光很好,晓森爸爸被放在院子里晒太阳,晓森和妈妈在给猪搅拌食料,村头住的王大婶儿风风火火的过来拉着晓森妈妈全是猪食的手说:“我女婿说他们村儿的一个人也是得的这种病,听说治好了,你要不到那个人家里去问问,看咋回事儿?”晓森妈妈听后激动地两眼放光,连客气话也没说,擦两把手,拿起家里给晓森爸爸熬药用的两包红糖,拉起王大婶儿就走。也许真应了那句古话,天无绝人之路。那天下午回来,晓森妈妈脸上出现了晓森很小时候才会见到的光彩。按照那个人给的老中医的地址,晓森妈妈拿回来了两大包很大颗的中草药丸给晓森爸爸吃,然后晓森妈妈给他拔火罐然后按摩全身,那时候农村人没钱去医院拔火罐,就自己学着把白酒倒一点到酒瓶盖子里,打着火盖在背上,拔毒的效果也是有的。晓森妈妈请人在院子里又垒了个小猪圈,买了两只猪娃,养成了,卖掉得的钱给晓森爸爸抓药,剩下的钱又买来猪娃,几乎所剩无几,好在还有一亩多的田地维持着摇摇欲坠的家。第三年的秋天,地里的麦子收完的时候,晓森爸爸的一只脚趾突然有了点知觉,已经上初二的晓森刚放学回家,被妈妈一把抱住开心的大叫,接着把头搭在已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晓森肩上痛哭起来,晓森正摸不着头脑,爸爸叫他,示意他看自己的脚,当看到爸爸脚趾微微动的时候,晓森高兴的跑过去抱着爸爸的脚看来看去。那天的晚饭吃了饺子,只有过年才能吃上的团圆饭。夜里,四人睡的木板床上,隐约可以听到妈妈的鼾声,晓森却久久不能入睡,学校要收下一年的学费,爸爸刚有好转,是决不能停药的,妈妈熬了这么多年刚看到希望,弟弟上学也需要钱......,想着想着晓森反而平静了,仿佛已经下定决心了一样,这也许是这几年妈妈睡得最踏实的觉了吧,晓森翻了个身默默地想。

初三入学考试时望着晓森空空的座位,不知道该和关心他的老师怎么讲。晚上,桔子带老师来了晓森家,那时候农村的大院儿门大部分都是用木板钉成的半人高的木门,而且不到睡觉的时候是不关门的,所以桔子和老师进去的时候,老师没让吭声,她说想看看晓森在家干嘛。走近一点,钨丝灯散发出昏黄的光映着老师惊讶的脸,她站在门口看着这个只有一张很大的床,几个凳子,一张桌子和其他一些杂物且屋内充满了中药味的房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晓森刚喂完猪,手上还有猪食的残渣,看到老师就在堂屋门口,晓森不知所措,赶快喊给猪圈加草的妈妈,妈妈看到家里有人来,赶快放下手中的活儿过来,桔子介绍说这是他们老师,晓森妈妈很热情请老师进屋,她心里明镜儿似的,知道是来劝说晓森的,就把晓森叫来坐下,和老师说:“我白天劝他半天了,麻烦老师过来,好好和他讲讲道理,不上学他还能有什么出路!”,晓森突然说:“养猪”,听他这么说,晓森妈妈和老师都笑了起来,“糊涂孩子,你养猪还能养出宝贝来啊?”妈妈回答说,老师说有什么困难可以向学校反映,学校会帮着解决的,还说晓森学习好,将来一定可以考上好大学......,晓森只是低着头默默地听着,但是桔子抬眼迎来的是晓森的坚决,最后老师只能叹着气走掉了,晓森最终没到学校报到,也没有真的养猪,而是跟着村子里的二强子去广州打工,由于年纪太小,工地包工头让他干点杂活,但是工资减半,晓森一咬牙答应了。他勤快踏实,可是毕竟是个小杂工,包工头老觉得他碍眼,经常喝斥他,一个月下来晓森瘦了将近10斤,吃不好睡不好的多少个晚上,晓森躺在工地大通铺上对那个千里之遥的家充满了眷恋,想妈妈在干嘛,爸爸的身体有没有好转,妹妹考试得了多少分......经常想着想着泪水把枕在头下面的衣服打湿一片。好不容易熬到发工资的日子,包工头除来减去几乎所剩无几,他一气之下和包工头吵了起来,包工头到宿舍抄起他的铺盖扔到了外面,说了句:“滚吧”,就头也不回地走了。二强子捡起他的铺盖递给他,又从里面的衣服兜里摸出一张被叠的整整齐齐的100块,说:“回家吧,这一百块钱你搭车用,等我过年回家了再还给我”。说着塞到晓森兜里就又回去搅他的石灰了。晓森拎着铺盖在街上的广场湖边坐下,穿着光鲜亮丽的衣服的人们急急忙忙,来来往往。他想:没挣到钱还搭上了车费,这个时候回去不是给家里添乱吗?晚上,摊开铺盖,晓森躺在湖边看着满天的繁星吹着晚风,初秋的风让他打了个寒战,他忽然想起老师去他们家劝他的那个傍晚,各种滋味涌上心头,想到了可能不堪的未来,很多很多......,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太阳明媚的照的他睁不开眼睛,这是这个月以来唯一睡得舒服的觉,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看到身边有几个亮闪闪的硬币,几个路人用异样的眼光瞧着他,顺手又丢下几个硬币,晓森低着头嘲笑了下自己,捡起硬币收拾好铺盖,买了几个馒头当早饭,路过一家小吃店的时候看到门上贴着招聘服务员的启示,晓森走进去找到老板,年轻老板看到他忽然乐了起来,说今天早上在湖边见过他,睡的还挺香的,听老板这么说,晓森不好意思了,和老板说了来龙去脉后,这个学生模样的老板把他留了下来,并说晓森可以叫他哥哥,他刚大学毕业,处于创业尝试阶段,不要和他拘束。就这样,晓森一干就是一年,积攒了些积蓄,第二年,老板改行关掉了小吃店,看晓森机灵懂事,想让晓森跟着他帮忙,晓森婉言拒绝了。他带着那点省吃俭用攒下来的积蓄回到了这个一年多没回过家,满目的荒凉没有丝毫变化,但是晓森却看到父亲已经可以下床走动,并且可以干些简单的活儿,这让晓森心头多了些许安慰。高兴之余,他和父亲讲起了他的想法,父亲听后大力支持,晓森没有过多徘徊,拿出自己的积蓄又向二强子等几个人借了点,在自家的小树林里开出一大片空地,和二强子他们一起围了个大猪圈,买了十几头猪娃放进去养,他四处收集别人不要的草堆和植物秸秆,拉到草料场打成粉,参在猪饲料里给猪加强营养,又买来很多参考书在猪圈旁边搭个草棚打着手电筒看,学着怎样给猪打针,怎么喂药等等,冬天冻得直打哆嗦,晓森就在草棚里铺上厚厚的草御寒,夏天蚊子苍蝇嗡嗡围着,猪粪的味道充斥着整个草棚,妈妈心疼他劝他回家住,他说住那儿他安心,等再添进圈几头猪他就回家住,猪是买了几头又几头,却始终没见晓森有回家住的意思,要嘛就在猪圈里打扫,要嘛就在草棚里看书,可是第二年开春的时候,晓森注意到新买的小猪不怎么吃食,不久就开始一个接一个的身体泛青,看着已经四五头小猪铁青的尸体,晓森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卖小猪的给坑了,急得团团转却也是干着急,请来的兽医也没查出幼猪得的是什么病,他连着几个晚上查阅各种参考资料,又仔细检查剩下的幼猪,最终在兽医的帮助下,抑制住了病源。这几头幼猪让他这几个月来的辛苦打了水漂。晓森开始注意定期给猪娃检查身体,买猪娃的时候更是格外注意。慢慢的晓森有了自己的买主和卖主圈子,经验也多起来。父亲身体一天天好起来,慢慢可以给他帮忙了,晓森最爱吃完晚饭和父亲围着猪圈散步,父亲的话总是让他受益匪浅。

后来,晓森拆掉了猪圈,和借给过他钱的几个人建了个小型养猪场,几个年轻人在晓森的带领下都走上了正轨,开始了创业之路,他们说虽然也很累,但是他们可以看到希望,有个奔头就有干劲儿。桔子高考结束的时候,政府应上面的政策拨款修了村里的路,并且在村里开了表彰大会,政府为鼓励自主创业,奖励晓森他们的养猪厂五万块钱,桔子拉着妈妈去看,站在颁奖台上的晓森调皮的冲桔子眨了下眼睛,已经一米八左右的他目光里的胆怯已退得无影无踪,反而多了份坚毅和干练,他从台下下来和桔子聊天时,桔子还感叹这么多年了他终于长成了哥哥的模样,他挠了挠头说:“那就叫一声听听呗”,两人便都笑起来,尽管桔子还是叫了声夏晓森。不久,他们又扩建了养猪厂,增建了猪肉加工厂,村里的人在自己家门口打工挣起了钱。今年,夏晓森22岁,生产的猪肉产品已在市场上受到好评,而他的人生计划却从未停止过,只是更加长远。

第三年假期回老家的时候桔子没看到晓森,听妈妈说他在忙着研究猪肉生产链,晚上在县城补习班上课补充文化知识。桔子想,人总是在始料未及的时光里特别怀旧,特别用心,因为那时心是火热的,血是沸腾的,憧憬是美好的。穿过世间冷暖,走过繁华荒凉,或喜或悲,都将成为此生最珍贵的回忆和财富,回头望时,这一路走来的脚步无论轻重缓急,都稳妥踏实,一直向前,不曾退缩。而夏晓森,正是如此。

后记

听着许巍的《完美生活》完成这篇文章,谨以此文献给有梦想的年轻人,通往梦想的路不止一条,有时候尽管卑微,却可以在卑微中慢慢成长为理想中的模样,浮华的东西都转瞬即逝,越是靠近真实的生活我们拥有的就越多,实现我们共同的美丽人生,不急不燥,来日方长,大可以慢慢蜕变。。。愿我们都坦诚美丽的活着,愿我们都不会错过人生的末班车,愿我们都不会错过深爱的那些人和那些明媚的阳光。

关闭